一些突如其来的段子

#脑洞存放
#不定时更新
#有上文没下文系列

-

黑道大佬荼x情报贩子岩

安岩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只手拉到了一个角落里。
“你为什么在这里。”

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听,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气。

安岩一抬头就撞进那片深海之中,整个人傻掉了。

卧槽卧槽卧槽!江小猪给的宴请名单里没有神荼啊!这他妈自己现在还穿着女装啊!!!

“这位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安岩状若自然地朝神荼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

“呵。是吗?”神荼凝视他,突然轻笑一声,俯身贴近安岩的耳朵低声道,“我倒是觉得,安小姐十分面善啊。”

安岩一听到“安小姐”这个操蛋称呼就知道神荼已经认出他了。

说好的无懈可击的伪装呢??驴我呢!!...

【荼岩】莫比斯环

★荼岩
★短篇
★架空灵异向
★OOC注意

(8)

青年琥珀色的眼瞳中一片清明,眉眼清隽如初。他牵了牵嘴角想给神荼一个笑,暗红的浓稠鲜血却不受控制的从口中涌出。

“咳、神、神荼,我、回来了,对不起啊……”

“安岩……”神荼一向稳定的手无法抑制地颤抖起来,他望着插在安岩胸口的惊蛰想要拔出来,却又怕加快青年生命流失的速度。

安岩握住神荼的手,深深的喘息带动胸膛的惊蛰起伏,神荼看着心惊,安岩却不甚在意:“我好高兴啊,神荼。”

终于又看到你了。

只是不能陪你一起走了。

神荼紧抿唇,小心翼翼地将安岩抱在怀中:“你会活下来的,安岩。”

“你在说什么啊?你是傻逼吗?”我已经这个样子了啊。安岩想像...

【荼岩】莫比斯环

★荼岩
★短篇
★架空灵异向
★OOC注意

(7)

“你知道安岩等了你多久吗?”

“安岩”的面上有些恍惚,真的……太久了。

久到他认清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只是系统从安岩心中抓出来的执念。每日都在安岩身边看着清醒时的安岩守着那一点点的记忆,反复咀嚼那些微末的温暖,游荡在空无一人的学校中。即使被系统清空记忆开始任务,却总在最后关头放走了那些玩家,努力地演好自己的角色生存下去而不被抹杀。

只为了等到神荼再度回到这里。

他是安岩从心中的暗里诞生的存在,拥有那些记忆,内心却是对此充满恶意,他对神荼没有爱。

他不要安岩日复一日地待在这阴冷的地方无望地等待,既然神荼出现,那么安岩做不了的事就由他来。...

【荼岩】莫比斯环

★荼岩
★短篇
★架空灵异向
★OOC注意

(6)

神荼瞳孔一缩,眼前人的语气和给他的感觉与之前大相庭径,他眼神冰冷,眼中如凝冰霜:“交出安岩。”

“安岩”慢腾腾地站起身,朝他歪了歪头:“我就在这里啊?”

神荼手腕一翻,惊蛰握于手中,剑尖直指人的咽喉:“jiāo出安岩!”

“安岩”上前几步,毫无畏色地令锋利的剑刃贴上自己的脖颈:“如果你不怕安岩的身体受伤,你就动手。”他扯出一个嘲讽的笑来。

“安岩他放弃你了,不然你看到的怎么会是我呢?”

神荼神色一僵,“安岩”趁机抓住他的手腕一扯,毫不犹豫地将他甩进骤然变得猩红的池水中。

神荼迅速反手拽住“安岩”,屏住了呼吸一同扑进水里。

神荼满眼...

【荼岩】莫比斯环

★荼岩
★短篇
★架空灵异向
★OOC注意

(5)

安岩愣怔着停下了脚步。他的手,从神荼的手中脱了开来。

他这时又完整地想起那句话了。

「恶魔苏醒过来,游荡着寻找着最后的幸存者」

他是有点二,但不蠢,那些微末的细节和线索串连起来,他的身份昭然若揭。

他就是恶魔。

所以他很晚才从空无一人的教室中醒来;所以他不知道安全区,也发现不了安全区;所以他身体冰凉无法温暖。

因为他是恶魔。

他早已死去。

安岩的心里一下子明朗起来。

他也有任务,任务早写在他看到的第一张便签纸上。与神荼的任务背道而驰。

——找到唯一的幸存者,找到神荼。

“杀死他。”一个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安岩没有动。...

【荼岩】莫比斯环

★荼岩
★短篇
★架空灵异向
★OOC注意

(4)

「孤立无援的幸存者」

神荼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孤立无援”四个字上,眼中晦暗不明。

“神荼…?”安岩有些不安地伸出手在神荼眼前挥了挥,却被人一把抓住了手腕。

“安岩。”神荼低声唤了安岩一声,眸光微动,突然没了下文。他握着安岩腕部的手紧了几分,喉头滑动了一下,微深的眼眸如暗藏汹涌的深海,随时都会掀起万丈波澜,却在对上安岩茫然而又依赖的神色时平息下去:“……我会护好你。”

“嗯,我知道。”安岩眉眼弯弯,笑容干净,“我也会保护你的!”

神荼嗯了一声,勾起一个极淡的笑来。安岩却没能注意到,他只是看着神荼手中的便签纸,突然想起他之前也有看到过一张...

【荼岩】莫比斯环

★荼岩
★短篇
★架空灵异向
★OOC注意

(3)

“字面意思。”

男人十分言简意赅,将一杯不知何时打的开水递给了安岩:“你好像很冷。”

……一般来说不是会给个解说吗?!大哥你怎么不按套路来的???

被对方的简单粗暴所震惊,有些回不过神的安岩愣愣地接过了那个看起来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马克杯:“谢、谢谢…”

……这个杯子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这水真的可以喝吗!居然还是热的啊!原来这学校是有电的吗!?槽点太多了吧喂!

安岩心里的恐慌突然就消了大半,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他低头吹了吹冒着热气的白开,小小地啜饮一口,只觉得温暖的热流令冰冷僵硬的身体变得暖和起来。

“你不怕有毒吗?”神荼突然开口问...

【荼岩】莫比斯环

★荼岩
★短篇
★架空灵异向
★OOC注意

(2)

“安静。”

就在安岩不断挣扎的时候,低沉清冷的男音在耳畔响起,安岩立马就停了动作,整个人结结实实地被对方抱在怀里。

温热的鼻息撒在他的耳廓,有些痒痒的,隔着单薄的衬衫可以感受到身后人身体发出的暖意,安岩的视线不由自主地乱瞟,脑中胡乱地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滴答”。

一声如在耳旁的滴水声突然响起,一下子就将安岩拉回了现实,安岩瞪大了眼有些惊恐地盯着眼前的楼梯口,身后人却抬手捂住了他的眼睛:“别看。”

视野顿时陷入黑暗,对周遭的声音也敏感起来:身后人极轻的呼吸声,不断接近的滴水声和脚步声,声如擂鼓般的心跳。

安岩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荼岩】莫比斯环

★荼岩
★架空灵异向
★短篇未完
★OOC注意

(1)

等到安岩醒过来的时候,身边一个人也没有。

偌大的教室空荡荡的,失了本应有的喧闹人气而更显空旷,寂静得可怕。

安岩转头看了眼窗外,黑暗中树影婆娑,带着莫名的冷意。这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急急起身时椅子拖动的刺耳声响在空寂的教室中无限放大,他猛地停下动作,像是害怕会引来什么东西一般紧张地看向门口。

依旧是寂静无声。

安岩不自觉地松了口气,又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的。他努力回想了下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脑中却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还是先离开这里吧……怪吓人的。安岩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短袖在此刻显得不合时宜起来,恨不得立马套上...